<ins id='gycod'></ins>

  • <i id='gycod'><div id='gycod'><ins id='gycod'></ins></div></i>

    <code id='gycod'><strong id='gycod'></strong></code>
    <fieldset id='gycod'></fieldset>
    <dl id='gycod'></dl>
      <span id='gycod'></span>
          <i id='gycod'></i>
          <acronym id='gycod'><em id='gycod'></em><td id='gycod'><div id='gycod'></div></td></acronym><address id='gycod'><big id='gycod'><big id='gycod'></big><legend id='gycod'></legend></big></address>

          1. <tr id='gycod'><strong id='gycod'></strong><small id='gycod'></small><button id='gycod'></button><li id='gycod'><noscript id='gycod'><big id='gycod'></big><dt id='gycod'></dt></noscript></li></tr><ol id='gycod'><table id='gycod'><blockquote id='gycod'><tbody id='gycod'></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gycod'></u><kbd id='gycod'><kbd id='gycod'></kbd></kbd>
          2. 李一桐:紅與不紅不是我做演員的初衷

            • 时间:
            • 浏览:14
            鋤和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來塊烤白薯。這裡是餓著肚子給您說新聞的小編。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準備好瓜子板凳,我們一起去瞧一瞧。

            李一桐

            《鶴唳華亭》海報

            由濟南走出去的演員李一桐,像很多演員一樣在劇組踏實拍戲,低調務實不炒作。李一桐今年迎來“霸屏”時刻。她與當紅小生鄧倫主演的《海棠經雨胭脂透》於10月份播出,話題密集;而到瞭年終,由她擔任女主的兩部大制作古裝劇《鶴唳華亭》和《劍王朝》也在熱播當中,分別搭檔的是頂級“咖位”的羅晉、李現。

            作為一位從北京舞蹈學院畢業的非科班出身的演員,李一桐的演技備受認可。近日,很少接受采訪的李一桐接受傢鄉媒體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專訪,暢談自己與表演的故事。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記者 師文靜

            在電視劇《半妖傾城》中初露鋒芒,李一桐正式踏入演藝圈。經過《朝歌》等劇的磨煉,在2017年新版《射雕英雄傳》中因成功詮釋瞭玲瓏剔透、聰慧機靈的黃蓉而被大眾所熟知,被劇迷親切地稱為“桐蓉兒”。

            去年,李一桐與陳奕迅、李榮浩等人合作的電影《臥底巨星》上映,主演的古裝劇《媚者無疆》更是賺足瞭觀眾的眼淚。

            李一桐的待播劇還有與陳建斌合作的《愛我就別想太多》、與楊洋合作的《特戰榮耀》、與許凱合作的《大唐女兒行》等,能在別人大喊“無戲可演”、影視遇寒冬的當下,在衛視、各大平臺輪番播出作品,不得不說李一桐是靠作品“正當紅”的女演員。

            黃蓉是完美的好角色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現在是不是忙得沒時間回濟南?

            李一桐:現在工作量很大,不能常回傢,但是隻要有回傢的機會,我就會在傢呆上一段時間。

            我媽特別喜歡看齊魯晚報,記得小時候我總是幫我媽取報紙,那時候還開玩笑說“每天都是齊魯晚報,天天見”。到現在我媽還在看你們的報紙。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觀眾真正認識你始於新版《射雕英雄傳》,這部劇帶給你最大的收獲是什麼?

            李一桐:我一直覺得是角色成就演員。拍完《射雕英雄傳》很多人開始喜歡我,這是黃蓉這個角色給我帶來的一些光環和觀眾的認可。所以,很感謝金庸先生刻畫出如此完美的人物。我覺得,黃蓉是完美的好角色。

            從戲外來說的話,《射雕英雄傳》,練就瞭我“金剛不壞之身”。這部戲是在酷暑的環境下拍攝的,每天身穿厚戲服,每天工作近二十個小時。拍這部戲很辛苦,但確實鍛煉瞭我自己,拍完到現在,我的抗擊打能力一直都特別強!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黃蓉是金庸原著中傢喻戶曉的角色,你當時接拍有沒有壓力?

            李一桐:化解壓力的方法就是看原著。說來也巧,我沒有看過任何版本的《射雕英雄傳》電視劇,當時導演建議大傢去看一下83版或是94版,可我當時想要規避模仿,堅持沒有去看。直接買瞭原著閱讀,讀瞭好多遍。黃蓉這個角色給我的感覺就是她追求自我完美,做菜、武功都會,性格好,又執著於愛情,還是賢內助,有著傢國情懷。這個人物真的很好,一直感謝黃蓉這個角色。

            陸文昔太虐心很有壓抑感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鶴唳華亭》中的陸文昔愛而不得、父兄慘死,進宮復仇還要因誤會而遭遇酷刑,被稱為“史上第一虐心女主”。是什麼打動你,讓你接下這個角色?

            李一桐:陸文昔的故事是真的虐,但不是為瞭虐而虐。她身上背負的東西挺多,她的痛苦也來源於很多地方,但打動我的是她的堅韌。外表柔弱,內心的勁兒無窮大。

            這角色很虐,但身上沒有負能量,如果我覺得角色身上有負能量,會排斥這個人物,也演不好。陸文昔的堅定和堅守最動人,但詮釋這個角色,帶來的壓抑感很強烈,角色內心擰巴的東西非常多。走出這個角色,我想要把自己的內心先捋順瞭。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你本人很開朗樂觀,但《鶴唳華亭》《半妖傾城》《媚者無疆》等劇中的角色很虐心,喜歡有反差感的角色?

            李一桐:這麼多虐心的角色,我也在想為啥。

            當然是性格越相近的演起來最容易,演自己最簡單瞭。但其實每個角色身上,也都能找到與演員本身相似的地方。我喜歡接一些有挑戰的角色,跟我本人反差會強一些的,這樣你可以去過另外一個人的人生,是件挺有趣也很過癮的事情。當然這需要演員深刻領悟角色身上想要體現的東西。

            讓臺詞更好一些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到現在為止你都沒有接受專業表演訓練嗎?

            李一桐:我在剛簽約經紀公司時,公司就幫我報瞭班,讓我進行瞭系統的訓練。剛開始學習繞口令的時候,就來瞭一個很好的機會,接拍瞭第一部戲《半妖傾城》。從那以後,就一直在拍戲的實踐中訓練自己。不過,學過舞蹈對拍打戲真的很有幫助,身體協調性和動作的寬展度能很快地達到武指老師的要求。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在表演上,觀眾說你很有代入感,你覺得自己的表演是有方法的,還是側重通過經驗去表達?

            李一桐:我不是科班出身,具體說怎樣一個表演設計,才能更打動人,我沒有學過,也沒有方法。演戲時,我所表現出來的就是自己當下的真實狀態。

            在現代戲中,比如兩個角色關系很近,我們有相近的口頭禪,我們兩個演員可以設計一下,可能更有記憶點。我不願意為角色設計一些看似有技術的動作,而是更真實地去表達當下感受到什麼,把感受呈現出來就好瞭。我總是擔心在表演上有太多雜念,反而更不容易打動人。我就是怎麼理解這場戲的,就怎麼去表達。

            比如《鶴唳華亭》中的陸文昔知道爹爹、哥哥死瞭,我就真的是把自己當成瞭陸文昔,感受到最親近的人離開我瞭,跟隨那種狀態,角色自然出來瞭。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年輕演員很多人臺詞不過關,你的《鶴唳華亭》《媚者無疆》中的原音真的很不錯,這背後下瞭功夫嗎?

            李一桐:大傢對我真的很寬容。其實,我對自己的臺詞並不滿意。

            拍戲的現場你會發現,黃志忠老師、張志堅老師臺詞才是真的特別好。他們在“朝堂”上一對話,共鳴能跑出“幾千裡之外”的那種,那才是真正的臺詞好。

            我曾經去討教過一些臺詞課老師,老師們告訴我不要去關註太多教科書上的重音邏輯,這個邏輯其實應該是當下你的審美和你的感受。漢語博大精深,臺詞的重音點放在哪個地方都有不同的解析和解釋,所以演員的審美和理解特別重要。當你真正理解瞭人物和故事,再去表達自身的意思,就不太容易出錯瞭。

            老師們建議我每天早上讀讀報,讀課文等,這些也是有幫助的。我現在需要堅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多練習臺詞,練好平舌、翹舌、前鼻音、後鼻音等,就是繼續讓臺詞更好一些。

            不會因配置、流量選劇本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演過多部劇女主角後,現在選戲的標準是什麼?

            李一桐:我首先看自己有沒有欲望去演繹這個角色,這是特別重要的一點。如果我喜歡這個角色,就願意去演。如果自己都不喜歡這個角色,光為瞭它的配置或者對方演員的流量,或是它有某一個爆點的話,不太能讓我接這個劇本,這些都不是我的評判標準。

            我也沒有刻意地去選古裝戲,選劇本一切還是從人物出發。古裝也好,現代戲也好,年代戲也好,看劇本還是先看它想要表達的人性上的東西、傳遞的情感等,這樣就不可能完全規避什麼題材,一切從人物出發。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你今年簡直是“勞模”,播出多部戲,還有多部待播。高強度地投入工作,有何好處和壞處?

            李一桐:其實一部接一部拍,我覺得不好。每一部戲之間都應有一個空當期,讓自己放空一下,這樣最好瞭。跟一個角色告別之後,才能好好進入下一個角色。但這兩年總是出現剛拍完一個戲下一部戲又是我非常想要嘗試的作品這種情況。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對演員這個職業的暢想、規劃是什麼?

            李一桐:規劃的話,就是接好作品,一步步,一點點地往前走。

            我從小就對人生沒什麼計劃,也從來沒計劃過當演員。我畢業之後,幹過與舞蹈專業相關的工作,比如舞蹈老師、舞蹈演出等,還曾經想過開一傢茶館,選產品,選店鋪,都差不多的時候,遇到瞭現在的經紀人,經紀人說服瞭我,讓我覺得有演戲的可能,後來決定當演員。就是在簽瞭公司,開始上表演課的時候,於正老師的《半妖傾城》就接下來瞭。並非是規劃好瞭就能按照規劃走,有可能走著走著就遇到自己喜歡的行業瞭。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怎麼看待明星、演員的“紅”?常年霸占熱搜是一種紅,每年四五部作品,把自己藏在角色裡,出成績,也是一種紅,你目前最看重什麼?

            李一桐:我覺得要看個人想要什麼。現在大傢評判紅的標準是什麼,我一直不太明白。

            一直在熱搜上是紅,還是被大眾所熟知是紅?紅與不紅,與我本身做演員這件事情其實沒有太大關聯,我拍某一個角色,是因為喜歡這個事業,而不是說為瞭紅。我在角色當中找到快感、找到幸福感其實就夠瞭。紅與不紅,不是我做演員的初衷。

            欲要知曉更多《李一桐:紅與不紅不是我做演員的初衷》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